史诗的野心,小学生文笔,幼稚园小朋友的耐性(。

写文真的痛苦,因为我的文笔和表达跟不上我的审美……脑子里自己觉得那么棒的东西写出来挫得像小学生作文。每一次落笔都是对热情的消磨。我写东西无非是想把脑子里的废料讲出来,找几个能从句子里读出我这个人的同好。可惜我自己审美又比较清奇,也不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所以写出来连产粮都算不上。
太太们的文字骨相皮相都好。我他妈可能天生就是不会写文。

评论(5)
热度(3)

© 六月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