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的野心,小学生文笔,幼稚园小朋友的耐性(。

杰医 无少女心的产物

就……一个沙雕小脑洞。超短。
不多逼逼,脑洞走起。
(我甚至懒得想题目。

乌鸦振翅声。开了一半的机械发出尖锐的高频振鸣。这表明那觉察了他来临的女孩还没逃远。

脚印延伸向老旧的红漆柜子。

那么,是这里了。

杰克哼起曲子,轻轻敲了敲柜子的门,女孩的呼吸便欲盖弥彰的骤然放缓。这让监管者完成了他对猎物的最后定位。

意料之外的,在杰克还未来得及在面具下露出笑容时,艾米莉黛尔小姐在他面前打开了柜门。

“杰克先生?”她眨着眼,仍是一副小心翼翼的小鹿模样,然而打开柜门这一举动本身就极富勇气。如果不是凭着这双眼睛——它们令杰克想起玫瑰花瓣上清新的露珠——他几乎怀疑这副躯壳下换了个倚仗偏爱而胆大妄为的全新灵魂。

按照庄园的规定,监管者并不能在求生者开关柜门时发动攻击。于是杰克只得看着艾米莉在他面前不断开关柜门,并趁此和平间隙与他搭话。

“唔……先生?”艾米莉试着唤回杰克的注意力,后者明显因艾米莉的反常大为疑惑,以致在面对女孩的询问时走了神。“杰克先生,请问您……嘱托其他监管者特别照顾我了么?”

杰克漫不经心地眨了眨眼,看上去暂时没有因捕获不到猎物而恼怒。他轻轻哼着夜曲,饶有兴趣地注视着艾米莉重复着开关柜门的动作。艾米莉在他无言的注视下几乎感到丢脸——她的动作似乎有些滑稽,而且她无法停下来,除非她愿意承受被送回庄园的后果。但她仍尽了努力,艰难的小声对自己的话进行补充:“上一次厂长先生一整场没有接近我。”

哦,他的确。杰克想。他确实与里奥做了一个交换。他放过艾玛,而里奥放过艾米莉。但这绝不是什么嘱托,更不是出于小医生所想像的——同僚情谊——人类似乎是这么说这个词的。但是这点偏差其实不那么重要。杰克看着面前人类的动作因体力不支而很可怜地慢了下去,心中这么想着。至于唯一重要的……

杰克在艾米莉动作的间隙将她从柜子中揽了出来。他站在小医生的背后,手臂绕至她胸前,艺术家的手指叩击着胸腔中剧烈跃动的心跳。

“我可不希望它会为了别人跳得这么快。”

没了(。
没有少女心还想写小甜饼。
为难。
谢谢您看到这儿。

评论(4)
热度(72)

© 六月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