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的野心,小学生文笔,幼稚园小朋友的耐性(。

韩信说他要给诗仙写情诗 一个小甜饼

track.20-21

有婴儿学步车,慎。

这更剧情只有开头一点,剩下的全是糖。

不多逼逼,正经更文√

track.20

最后主宰还是被韩信给打死了。亏得扁鹊医术精湛,硬是从主宰的尸体上分析出了不少东西。主宰突然强化是受了某种魔种气息的诱导。而主宰之所以一开始就似有针对地攻击结界发射器也并不是因为智商突增,而是因为发射器上沾染着引导主宰攻击的指令气息。墨子那边的调查结果也显示,结界出现问题完全是人为的。然而具体是什么人做的,其目标又是什么,暂时还未可知。

再说韩信和李白。在那次事件之后他们就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而且恩爱秀的全峡谷都知道。

卖酒师傅表示他很惊讶李白先生竟然不买酒了,于是顺口问了一句——据他自己说很后悔问了这个问题——李白先生说,他家韩信受伤了不能喝酒,他得陪着韩信,而且喝醉了就照顾不好韩信了。韩信以前照顾他的时候那可是balabala……

墨子表示希望天美给王者峡谷全体员工发放墨镜,或者把韩信和李白开除了也行。

扁鹊表示他赞同墨子的说法。但王昭君揭发他曾私下里给韩信和李白送去过不明物件,据说是装在小盒子里的,而韩信打开小盒子以后嘿嘿一笑。

貂蝉表示她给信白夫夫的九块钱已到账。

程咬金表示,一个字,干。

于是在韩信伤好的那天,扁鹊送的小盒子派上了用场。

track.21

李白很少有意识混沌的时候,但他现在已完全腾不出半分精力思考。他的注意力全部被集中到了韩信指尖游走之处——那里像是有一连串小火苗烧灼起来。韩信瞧着他失神的眸子忍不住起了点坏心思,便故意在他情浓之时堪堪停下了动作,咬着他耳垂说:“剑仙大人,求求我呗?”

李白熬煎得很,却眉眼含笑的自上而下瞥了韩信一眼。他弯弯的眸里盈着层莹泽的水光,纤长的眼睫上缀着几点泪珠,微微上挑的眼角透出些微红来。他手臂勾上韩信的脖颈,凑到他耳边笑道:“那你就忍着罢。”

韩信停下来自己本就不甚好受,李白这一下正如火上浇油。

人可以忍受到什么时候?

答案是:并不能忍受多久。

“败给你了。你简直就是只狐狸。”

“承蒙赞誉……唔!”

当年青莲大手写着小情诗的时候,可没想到如今真个是芙蓉暖帐。

待续|・ω・`)
别问我为什么又短了。
肝农药和九黎,肾虚。
而且最近还有个劳什子结业考。我觉得我浪了这么久八成连个B都考不了。
难过。
文可能要攒攒。这个月内填完。我再也不发长篇了,伤身。

评论(4)
热度(30)

© 六月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