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的野心,小学生文笔,幼稚园小朋友的耐性(。

韩信说他要给诗仙写情诗

track.18-19
微量备香药鱼不打tag了。
不多逼逼,正经更文√
上接信哥表白,白哥表示要想一想|・ω・`)

track.18
李白这一想就想了三个多月。韩信照常伺候他,倒比以前刻意生疏点,生怕李白不自在。

要不是三个月后峡谷出了件大事,这样的状态可能还得维持更久。

出事当天,韩信和李白刚把主宰踹进结界范围内,刘备刚把结界封好,孙尚香还在草丛里睡觉——她的那份活交给韩信了。刘备把目光从结界控制面板移向草丛。结界封闭时声音不小,他想孙尚香也许会被吵醒。

于是他没看到界面上突然弹出的一条结界波动的警示。

等他转过身来时,本已被封在结界中的主宰开始活动起来,喷出的第一个火球正击碎了结界发射器,界面上闪动着结界无法修复的提示。随后第二个火球则引燃了孙尚香所在的那处草丛。

韩信正给李白擦着额上的汗,就见刘备吼着“香香!”一头钻进了火中。片刻之后,孙尚香扛着刘备从草丛中冲了出来。刘备的头发还冒着烟儿,看上去比孙尚香狼狈得多。他被人扛在肩上一颠一颠的,冲着韩信和李白喊:“你们先控制着主宰,我们去装备部找人来修结界——”

然后两人就跑没了影。实际上,找人的话只要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刘备明摆着是想让孙尚香多扛一会儿。韩信也懒得拆穿他,反正他也不介意跟李白单独呆着。一头主宰而已,他们两个也足以应付——至少韩信一开始是这么想的。

可紧接着两人就发现了不对。李白在主宰震天动地的吼声中大声喊:“你有没有觉得主宰强化了!”

韩信以同样大的声音喊回去:“没有!是你变虚了!说吧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

李白一道剑气劈过来。韩信矮身翻滚着躲过去,滚着滚着就滚到了李白身边。他略微收敛了一点嘻笑的神色,正经道:“确实强化了不少,比发情状态下还要暴躁一些,而且强化好像还在持续,我觉得它越来越麻烦了。要不你赶紧去医疗部找扁鹊,看它磕了什么药变成这样。”

李白皱眉:“扁鹊又不是兽医。”

韩信做了个“信我”的表情:“他治鲲很有经验。”

李白侧身闪过一个火球:“那为什么是我去?”

他们心里都清楚,眼下这局面必须有一个人离开去找人,而离开的那个人无疑比留下的人要安全,因为不必面对强化上限未知的怪物。李白不喜欢被人护着,更不想被韩信护着,特别是在知道了韩信的心思之后。

韩信极自然地露出了一个有点欠揍的笑容来:“要是主宰强化到没法压制了,就只好杀死它啦。这样一来,留下的人岂不是很可能要被扣工资?你工资被扣了我找谁讨酒喝?”

李白脱战转身走了,没回头,但步子慢悠悠的。韩信在他身后喊:“剑仙大人!谢谢您关心我走的这么慢!但是您越慢它就越强啊!您在不快点我工资就扣定啦!我要是扣了工资您可要养我啊!”

李白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衣服滚得乱兮兮的,束得高高的红马尾在疾风里头飞扬的散乱而凌厉。他眼睛里映着战场的火光,看着像极了他说过的他想要做的将军。

李白看了这一眼就回身走了。这次走得很快,人在剑光里就这么一闪,便看不见了。

track.19
李白简单的通知了扁鹊后就一路将进酒位移回了战地,扁鹊跟都跟不上他,被他远远落在后面。他到的时候,先看见的是已经倒下了的主宰,看来主宰已经强化到了韩信必须杀死的地步。而韩信——李白的视线飞快的四下里搜寻,最后在主宰残缺的庞大身躯旁找到了他。他身子撑着一截插进地下的长枪,周身蔓着暗色的血迹,一双眼紧紧闭着。

李白向韩信走过去。他觉得他一步步好似踩在虚空里,整个人都在急遽地跌落下去。他把韩信的上身靠到自己身上,小心翼翼地喊:“韩信?”

韩信猛地睁开眼睛,动作幅度之大让李白吓了一跳。他眨巴着眼看着李白说:“我摔倒啦,要太白亲亲才能起来。”

李白眼眶有点红了。他说:“韩信你闭嘴。”

他眼见的韩信一开口,血珠子就从他唇边滚下来,一颗颗滴到他白色的衣袂上,像是雪地里开了棵灼眼的红梅。韩信却似不在意自己的伤,只低头看着李白的衣袖:“可惜了这么好的衣裳。我都快死了,你不亲亲我就算了,连话都不让我说。”他说话已很费力,吐出的字都是气音。李白生平头一回慌的这么厉害。他总以为自己有酒有剑就足矣,世间任何事都不会使他感到畏惧,可他现在怕极了韩信就这么死了。他想除了酒和剑,他所需要的大概还要在加上一个韩信才行。

李白说:“你闭嘴省点力气。你要是死不了,我以后让你随便怎么着都行。你要是现在就死了,连亲亲都没有。韩信你可想清楚啊,你要是死了就亏大发了。”

韩信眼睛亮了亮,问他:“真的?”

李白说:“真的。”

韩信就往李白身上靠得紧了点:“那你先亲亲我吧,我肯定死不了。”

李白觉得韩信说话比刚才流畅多了——准确来说是流畅得过了头。要说是回光返照……可韩信的血也止得差不多了。他狐疑的看向韩信。韩信给他看的一缩,半晌才心虚道:“我本来……是想受点轻伤赖你照顾照顾我……后来想着你就算照顾我可能也不情愿,很可能只是出于内疚什么的……所以就故意伤的重了点。”

李白说:“再后来还是觉得伤的太轻所以装的更重了?”

韩信不太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李白忽的一笑:“装伤挺辛苦啊。我现在就把你打成重伤吧。”

当然了,李白还是不舍得真给韩信来上一剑。毕竟韩信受了伤,而且这伤也算是为了李白受的。李白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怕韩信死的时候情急之下算是表了个白。他回忆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心说这可能是他李青莲这辈子说过的最烂的情话了,被那些姑娘们知道了大概是要掉粉的。

虽说这也是他说的最认真的一次。

青莲大大越想越不是个滋味,他觉得他应该给韩信补上一句。远远的扁鹊拎着个药箱就要跑过来了。李白飞快的在韩信唇上印下一吻,蜻蜓点水似的。然后他在韩信意外到回不过神来的神色中低声说:“以后的生生世世也没的商量了。算上这一世,你哪一世都别想反悔。韩信你可听好了,我李白至死也不休。”

天降幸福啊,韩信想着。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失血过多了,整个人晕晕乎乎的。他想天呐李白可真好。这么好的人,他的。

他是真的失血过多了。在扁鹊赶到的同时,他身子一歪就晕在了李白怀里。

待续|・ω・`)
你以为我会就这么让他们在一起吗(ಡωಡ)
天真(ಡωಡ)
当然啦HE是以定的。

评论(3)
热度(32)

© 六月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