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的野心,小学生文笔,幼稚园小朋友的耐性(。

韩信说他要给诗仙写情诗

信哥的表白章节。
不多逼逼,正经更文√

track.17
李白跟着韩信走进宿舍时还是懵逼的。他们白天一般都在外面浪,晚上才回宿舍,难得有白天呆在宿舍里的情况,而且这次还是韩信特地提出要回来的。

韩信像平日那样替李白开了门,在李白走进去后又把门关上,最后还锁上了。

李白有点方了:“你该不会是想杀人劫财?咱俩谁杀谁可还不一定啊。”

韩信比李白方多了。他站到窗前深吸了口气,然后用李白从没见过的、极认真的语调和神色开了口。

他说:“李太白,我今天说的话不管你能记多久,反正我韩信是要记一辈子的。”

“你喜欢喝酒,刚好我酒量不错,我能陪着你从清醒一直喝到你醉,然后再把你好好送回来。你潇洒傲气,刚好我不要面子,我能全天候的给你夹菜开门替你弯所有你不愿意弯的腰。你写诗我就研墨,你杀人我就递剑,你放火我就添柴,你想做的所有事,我会做就陪你做,不会做就学着做。”

“我想做将军,想所向披靡。我喜欢喝酒,喜欢金钱。可我最常想到的和最喜欢的都是你。”

“你比你诗文里写过的酒月风花都好。你比阿房宫里藏着的珍宝都好。天底下没有我偷不到的宝贝,只有你我偷不着。”

“我偷不走我最钟意的宝贝,所以我就要问问宝贝愿不愿意跟我走。”

“李太白,青莲大手,剑仙大人。”

“以后生生世世再商量。就这一世,咱们结缘成吗?”

韩信说完了就看着李白。他现在其实是看不太清的,眼前尽是阳光的金色勾勒出一个李白的轮廓。头晕着,心跳声在耳边一下一下地敲。这感觉像是醉了李白的酒——他想他大概是醉了李白。

李白反应了很久才想起来——韩信是要追妹子的。他一时觉得韩信背后的阳光有点晃眼,就半眯了眼睛:“虽说开场有些突兀,但余下的部分还是比较到位的。你这个词怎么是照着我写的?以后跟人家姑娘表白的时候还要再写一次……”

“没有什么姑娘。”

韩信朝李白走了过去。他头还晕着,步子也不稳,废了很大的劲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抖。

“没有姑娘。我喜欢的人就在这里。”

“我不喜欢别人,我喜欢你。”

那一刹那李白有那么一点想逃跑了。他是无数人心上的白月光不假,但他本人从未喜欢过谁。遇到有姑娘捧着心表白,他至多笑着赠人一首情诗。他虽不会刻意让人神伤,却也不会为了宽慰不相干的人去做诸多自己不愿做的事。但韩信不是不相干的人。他尚且不愿见到韩信忧郁,更遑论是神伤。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所以他想跑。门给韩信锁上了,他的眼神开始往韩信身后的窗户那边移过去。

韩信顺着他的视线转向窗外瞧了眼日头,接着出乎李白意料的是,韩信侧身把窗子让开了。

李白心说韩信这操作他看不懂啊……这是让他跑的意思还是怎么着?

窗外天光略微一暗,是一小块云聚拢来了,而后有小小的雪花落下来。云的边缘被阳光镀成丝丝缕缕的金色,连带成千上万的细碎雪花也都浸上这样温暖而华美的色调。

金色的光芒骤然刺破云心,比阳光更耀眼的东西从流泻而下的光幕中俯冲向地面——一只通体盛金色的凤凰。雪花飘摇着追随它扇起的气流,在它身后留下了一条精致的金色尾迹。

奈何这只凤凰有点蠢——韩信觉得这要怪凤凰的主人王昭君。它歪歪扭扭飞至窗前,进屋时还在窗框上撞了一下,这才晕头转向的朝向李白,把嘴里衔着的酒盏递交到李白手里。李白接过酒杯时,窗外又飘起了粉红色的小花,花瓣混在雪花间欢脱地打着旋儿,把飞雪营造出的意境破坏了个乱七八糟。李白把原本快说出口的一句赞叹硬生生咽了回去。他低头去嗅盏中酒香——是苏妲霁月光风的酒。

韩信紧张兮兮的瞄着李白的表情:“这个……是我从苏妲己那里偷来酒方子酿的……我以后可以一直酿给你喝的……”

窗外头助攻的貂蝉和王昭君远远的等着,看向李白的眼神里满是期待。李白被她们看的也有点紧张了。他歪头略略一想:“那个……要不我……想想?”

作为朋友来说,韩信对他照顾的太过,侵占的私人空间也太多。作为恋人的韩信……他还没有想过,需要时间来想想。

韩信咧嘴笑:“至少你愿意想想……比我预期的好一点。”

李白想问韩信预期的结果是什么,张了张嘴也没问,翻身往床上一躺,枕着手臂,仰望天花板。韩信贼贼地凑近前去——离李白比以前的时候距离稍远——问他:“你还敢跟我睡一屋?”

李白看了他一眼,笑的也贼:“反正你也打不过我。”

待续|・ω・`)
不用着急。
他们会在一起的。
已确定八九节内更完,最多十八天后完成。手动大写加粗的HE。

评论(3)
热度(26)

© 六月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