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的野心,小学生文笔,幼稚园小朋友的耐性(。

韩信说他要给诗仙写情诗

本节可作为独立短打来看。
这一节点题(×
不多逼逼,正经更文。

track.16
人生长恨莫过于你看上了你的兄弟,而他是个直的。

韩信很苦恼。他这辈子还没有追过人,而他要追的第一个人就是李白。

苦恼的韩信问貂蝉:“宣传部的太太,您能告诉我情诗怎么写吗?”

宣传部其他妹子们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纷纷侧耳倾听。

貂蝉“哦”了一声:“写给谁呀?”

韩信厚着脸皮:“帮别人追人。”

貂蝉一副“不用解释了我都懂”的表情,从桌面上摆着的文件下面抽出了一沓纸,递给韩信:“这都是京城的大手们写的,你可以参考一下。里面有个马甲叫青莲的文笔尤为出色,已经成了很多妹子心上的白月光。”

韩信接过那一沓诗稿略略翻了翻……一阵酸气扑面而来。什么“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什么“春草碧丝青,朝朝暮暮情”……他面无表情的翻下去,一直翻到那位青莲大手的诗稿才顿觉神清气爽。

“红帐绡,红烛摇。风送暗香渡,月上春柳稍。鸳鸯锦衾寅夜候,芙蓉暖帐与君邀。夜未央,夜已澜。风冷帷帐凉,月残孤影长。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开头很直接——我的床上很暖,你来不来呀?后面也很直接——我等了你一晚上你也没来,心里头孤单寂寞冷,好想你呀。

韩信估摸着自己大概是写不出情诗来了,就干脆把青莲大大的这首抄了一遍。

虽然诗不是自己写的,情是真的就行。韩信在把诗递给李白的时候这样想。

他现在暂时还没有胆子跟李白说“其实你的室友我是个gay”,所以他跟李白说:“哥最近看上个妹子,打算把你当妹子追练练手,你感受一下哈。”

李白欣慰韩信总算不忧郁了,也不甚在意韩信要追他,不过想到日夜服侍他的小信子要去找别的妹子了,心里还有点惋惜。他一面想着一面瞥了眼韩信的情诗,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晃了晃诗稿:“这是你写的?”

韩信心虚极了。

李白憋着笑:“其实我有个马甲,叫青莲。这诗是我写的,你选了这首至少说明你眼光不错。”

他眼睛里眉梢头全是笑意。韩信看着呆了一呆。

妈呀他真好看,他怎么这么好看。

李白完全没察觉出韩信的走神:“情诗什么的,我可以帮你写啦。”

韩信连连摆手说不用不用。他总不能拿着李白写的情诗去追李白。

于是韩信写情诗的计划就落空了——他在怎么写也不可能写的过李白。他想着李白真不愧是个文化人,还能写出“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这样的句子来。他发现自己喜欢上李白时,只听见自家香火庙的大门哐当一声落了锁。

李白还安慰他:“其实不会写情诗也没关系啦,你要是像伺候我一样对人家妹子,人家妹子应该也会被打动的吧。”

韩信紧张道:“那你被打动了吗?”

李白戳他脑袋:“我又不是妹子,我被打动了有什么用!”

然后李白觉得韩信又忧郁了。

忧郁的韩信又一次找到了貂蝉。貂蝉大力拍着他的肩膀:“告白不一定要华丽的辞采啊,用真情直击灵魂也是能打动人的!”

韩信低头陷入沉思,而后抬起头来用闪闪发亮的眼神盯着貂蝉:“大佬您能帮我个忙不?”

貂蝉腹诽我这不是一直在帮忙吗,一边按捺不住八卦的心思点了头。于是大计遂定。

待续|・ω・`)
下一节信哥就要正面表白辣!
当然距离完结还是有一定时间的。
最近可能缓更,由一天一至两更改为一或两天一更。
对各位正在看我文的姑娘们表示歉意。
(如果真的有人看的话×

评论(9)
热度(30)

© 六月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