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的野心,小学生文笔,幼稚园小朋友的耐性(。

韩信说他要给诗仙写情诗

track.11-15
一句话的双冰组,不打tag。
不多逼逼,正经更文√

track.11
刘备把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纸片放到桌上,说是天美给员工发放的福利。其实就是各类优惠券什么的,要发给各个部门,发放的任务当然是归后勤部的。

刘备把优惠券一张张归类,李白和韩信在一边毫无公德心的喝酒。韩信喝着喝着瞄了刘备一眼,发现刘备正拿着两张粉色的纸片发呆,然后又迅速把那两张纸片单独放在了一边。

韩信玩心顿起,他扯着醉得人事不省的李白起身,对刘备说了句“我们先回去了你加油”,一面就朝门外走。路过刘备时他忽的把那两张纸片抓在手中,笑嘻嘻的扬起来冲刘备挥了挥:“这就算是我跟李白的啦,省得你送。”

而后不等刘备答话就扬长而去。

于是他错过了刘备接下来神色复杂欲言又止的奇怪表情。

韩信架着李白走过一个转角,飞快地展开了两张纸片看了一眼。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黯然难度相思苦。”

“苏妲霁月光风情人酒家,让您体验甜蜜的相思。”

这两行字下面还画了个小心心。

韩信面抽。这两张优惠券需要两人分别持一张才能使用,刘备大概是打算一张自己留着,另一张分给孙尚香。没想到被韩信抢走了,还扬言要跟李白一起去。

李白酒醒时看到韩信正愁眉苦脸地盯着两张粉红色的纸片,他拿过其中一张来,半天才开口评价道:“文采不错。”

韩信心说这根本不是重点好吗?他仰头用下巴指了指纸片问:“去吗?”

苏妲霁月光风情人酒家是出了名的高档,他毕竟是个绝不肯轻易放弃便宜的人。

在韩信殷切盼望的眼神中,李白终于开了口:“去呗。这家店是苏妲己开的,她的酒酿的一向不错。”

track.13
苏妲己站在苏妲霁月光风的招牌前,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的打量韩信和李白。

韩信义正言辞:“你这是歧视。”

苏妲己委屈:“不是的……至少其他客人会牵个手什么的,我们也看的出情侣关系……”而二位毫无cp感。

韩信往酒家内瞥了一眼,就看到宣传部副部长王昭君和甄姬正在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他心下暗道一声得罪了,然后就一把揽着李白的肩头,把人按到了怀里。

李白的身子伶伶仃仃的,被他按进怀里的一瞬间就僵住了。韩信在在心里表示理解,毕竟一个男人突然被另一个男人抱住的感觉肯定不怎么美好,何况李白还是依偎在别人怀里的那个。他有点担心李白会暴起拔剑砍死他,连忙就着这个姿势贴着李白的耳朵轻声说:“剑仙大人,想想你的酒。”

李白的身子更僵了——但好歹没有拔剑。

最终韩信和李白就在苏妲己怀疑的眼神中走进了酒家。

苏妲己觉得这两个人如果不是一对儿的话,那作为直男为了个优惠这样的牺牲实在太大了。她没想到这两个人一个本来就不要面子,一个为了酒可以不要面子。

track.14
那顿饭吃的倒是乏善可陈。两人自动忽略了粉红色的背景,韩信吃的开心,李白喝得也相当开心。

当然钱最后还是李白一如继往的给付了。

如果非要再说些什么的话,刘备自从他们吃完饭回来后,看他们的眼神就相当微妙。

到了元旦放假前夕大家凑在一起吃饭时,这种微妙就扩散到了王者峡谷全体员工的眼神中。

韩信狗腿无比的给李白夹着菜,间或直接上手喂。他对于李白的食性已经十分熟悉——出于抱壕大腿的心态。可惜在旁人眼里这两人分明是公然虐狗,卿卿我我搂搂抱抱。

装备部部长墨子是个保守的人——貂蝉背地里表示看他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就看出来了——他咳了两声说:“请二位注意场合。”

医疗部部长扁鹊附议:“两位的行为会给医疗部带来不必要的负担,我是指这对各员工的眼睛会造成不良影响。”

宣传部部长貂蝉诚恳的表示:“我出九块,请你们赶紧去结婚。”

李白呵呵一笑,继续心安理得的吃着韩信喂的菜。韩信瞄着李白没介意这说法,继续心安理得的喂。

于是众人咬牙切齿的抱怨单身狗没人权。除了王昭君和甄姬在桌底下牵着小手,和扁鹊笑而不语。

满场喧闹间,李白瞧了眼韩信,觉得他整个人心不在焉而又忧郁无比。

track.15
闹了一回,众人就各回各宿舍了,预备着收拾好东西,明天一早走人。

韩信没多少东西可收拾,也没什么地儿可去,一回宿舍就往自个床上一趴,脸朝下埋在枕头里。李白感觉韩信那种忧郁的气场又散发出来了,他走过去拍了拍韩信的肩膀打算安慰人两句,韩信整个人却缩了缩,像是要避开他的手一样。

李白怔了一怔。难不成韩信是在意被人怀疑性取向这事?

自以为了解韩信忧郁根源的李白在心里打好了稿子,就斟酌着开了口:“那个……其实你也不必太过介怀,那群家伙只是单身太久瞎起哄而已。你如果真的很在意的话,我帮你澄清一下不就行了。反正我又帅又有钱,喜欢我也没什么丢脸的……不是,我是说反正你又不是真喜欢我,让他们说几句也没什么啦。”

韩信闷在枕头里一直没说话,他沉默的时间长到李白以为他把自己给憋死了。好半晌,他才开口闷闷的说了声谢谢,然后又没声儿了。李白站在原地疑惑地看了他一会儿,天才的头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叹了口气就躺到自己床上了。

韩信倒是想说话。

他想说,可是老子好像真喜欢你了呀李太白。

刚才席间众人一言一语纷纷乱乱时,他脑海中炸出来了好些片段。在苏妲霁月光风情人酒家粉色的灯光里他拥着李白,在荒原里一棵大树底下他们撑着把无数有情人撑过的伞。还有在漫天的大雪里,他看着李白,衣裳也白,人也白,手中端着的鎏银酒盏也是素白的,唯有一双点漆眼眸分分明明,天生风流的一段盈灵韵味,是那样的好看。骨子里的傲气教他在风雪里站得笔直,天地天地间一片纯白雪光不及他耀眼——韩信那时眯着眼想看清他,看清了他伶仃削瘦的身形后又想抱着他,替他把风雪尽数拦个干净。

他总以为是朋友间的义气相惜。可他又想着,要换了刘备,他至多拍着刘备的肩笑着说天这么冷也不知道穿衣服,病死了老子可不给你收尸啊!

脑海里乱的像是被鲁班丢进了颗炸弹,炸响后登时一片狼藉。心头上晃悠着的,整日里撒欢的,浅栗色发稍飞扬起来的,剑锋和白衣初雪似的,是个李太白。

笔直了二十年的韩信突然意识到,他在有生之年看上了一个男的,这人叫李白。

评论(4)
热度(42)

© 六月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