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的野心,小学生文笔,幼稚园小朋友的耐性(。

【元稹×白居易】造化无为

短篇,一发完。
一方带着的记忆转世梗。

白居易站在纷繁的星空底下,从都城郊外的荒原上往城中望。城里边灯火亮得冲霄,他可以想象到灯光映照出的笙歌绕画梁的景象。

有几星灯火脱离了城市向夜空升起又遥遥炸开,在墨染似的天空背景中留下发着光的流迹——是烟火。流萤般四散的烟火流迹中,闪出了“浮云不系”四个比烟花更亮的字,一并闪出来的还有元稹的消息界面。

元稹发的语音。他说:“看到烟花了吗?我放的。”

“浮云不系”是白居易的ID。白居易回他:“除了你还有谁这么无聊放烟火给我。说吧,你充了多少钱?明天你别想吃饭了。”

元稹的声音听着挺委屈:“可是烟花是给你放的,应该是你不许吃饭才对。”

白居易被他的歪理堵的没话说。元稹的消息又发过来,这回声音笑嘻嘻的:“当然啦,我怎么会舍得让你饿着呢。我……”

白居易没听完就叉掉了消息。元稹的消息一条一条接着发过来,白居易眼疾手快点了屏蔽。

身后响起了马蹄声。白居易转过身去,看着元稹骑着马哒哒哒地穿过荒原停在他面前。他翻身下马说:“我猜着你就没看我消息。我其实就想问你烟花好看不好看。”

白居易抬头看了眼夜空上还没散去的特效,那流光灼灼的。 真正的烟火在现实中已经消失了很多年了。现在的天空只是一层能显示影像的屏幕,没法容下烟火。以前那种火药制成的烟花现在只能在博物馆中看到。

元稹眼睛里映着夜空,亮晶晶的。白居易就看着这双眼睛说:“好看。”

元稹的眸子更亮了,像是要开口说些什么。白居易盯着他的唇。他要说什么呢?是“烟花哪有我好看”,还是“你比烟花更好看”?

最后元稹说:“那么我明天有没有饭吃?”

白居易用一种消金断玉的语调说:“没有。”

他又没猜对。元稹总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可他总是猜不着元稹。

元稹现在好像又知道白居易的想法了。他伸出手去把看上去蔫蔫的白居易圈在怀里揉了揉,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是因为我太喜欢你啦。你要是想猜到我在想什么,就要变得更喜欢我才行——”

白居易抬眸细细看了他好一会,然后轻声说:“我喜欢你。”

说完他就下线了。视野渐暗,再亮起来的时候,景象已经转成了他的卧室——准确来说是他和元稹的卧室。元稹关闭了漂浮在空中的全息游戏登录界面,像没抱够似的又把白居易从背后抱住, 从他耳边吹了一口气:“你猜猜我现在想干什么?”

白居易耳根一霎红了,却还慢条斯理地拿开他的手臂,和衣往自己被子里一滚:“我猜你不仅明天没饭吃,今晚还想睡沙发。”

元稹乖乖巧巧地往白居易身边一躺,闭了嘴,可眼睛还忽闪忽闪看着白居易。白居易就闭了眼不看他。元稹看了他好一会。他睫毛微微颤着,看着像受了惊的鸟类的羽毛。他的胸廓缓慢而稳定的起伏着,元稹想他大概已经睡着了,于是他将身子探过去凑得近了些,指尖轻轻触着白居易的眼睫。

白居易要是在这时候睁开眼睛,就能从元稹的眼神中知晓他口中的喜欢有多深。

元稹小声说:“白乐天。”

这是一个元稹很久没有喊过的名字了。乐天是白居易的表字,表字在这个时代也已经消失了很久,几乎没有人知道曾经有表字这种东西存在过。人类早在三个世纪以前就离开了环境被破坏到无法居住的地球,迁移到大型行星际航行器和太空城中,由地球文明发展成为了太阳系文明。两个世纪前,承载古代人类历史资料的航行器被陨石击毁,于是那些本来就无人问津的过往就彻底湮灭在了寒冷广漠的宇宙空间中。

表字的相关资料也在其中。除表字外,其中还包括一些中国古代的诗歌,以及它们的作者的资料。比如一个叫白居易的诗人和一个叫元稹的诗人,他们是挚友——至少那份丢失了的资料上曾这么写着。元稹翻过白居易的资料,翻到他的诗文时看见了明晃晃的“梦微之”三个字。

元稹,元微之。

这是他的名字。

白居易写:“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他们时常想给对方寄去东西。白居易被贬到通州了元稹给他寄去衣物,路边看见朵花也要写诗寄去,做个梦梦见对方了也要写诗寄去。

后来元稹死了好些年,白居易就想着把自己也寄到黄泉底下去。

啊,你也不必担心找不到我。忘川河的魂魄里头,我白发苍苍显眼的很。

元稹回过神来的时候,思绪已经回顾过了好几辈子。他手指绕着白居易的短发,语调更轻更缓。他说:“白乐天,我已经喜欢了你十几辈子啦。我一世世的成为各种身份的人,我每一世找到你的时候你都跟上一世不一样,我见了你很多种样子,可我还是喜欢你。”

白居易睡得并不太沉。他将眠未眠间听到了元稹的声音。他听得并不很清,也不懂那些话的意思,但他本能地觉出它们对于他和元稹来说意义重大。于是他尽力使自己清醒了一点,手臂绕上元稹的脖颈,半个身子趴在元稹身上,含糊地问:“你刚才说了什么?”

元稹嗤地笑出来,揉了揉白居易的头发。

“也没什么,你只要知道我喜欢你就行了。”

评论(6)
热度(66)

© 六月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