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的野心,小学生文笔,幼稚园小朋友的耐性(。

韩信说他要给诗仙写情诗

track.9-10
没看过前文的姑娘们别方。这文是段子体。
今天二更。一更比较短小。
不多逼逼,正经更文√

track.9
不过那都是后话。李白刚到的头几天,韩信的确烦他烦得要命,不过几天之后就又释然了。一来他又不是真的喜欢孙尚香,二来他发现李白是个相当有趣的人,更难得的是李白还相当有钱,而且大方。于是在那些蹭酒蹭夜宵的日子里,韩信飞快的与李白建立起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宿舍外面哗哗落着大雪,宿舍里面小火炉温着坛酒。李白端着个酒杯站在门口看雪。他衣裳也白,人也白,映在片雪光里,韩信得眯着眼才能看得清他。他站得笔直,风雪就从他露出的脖颈和手腕间纷纷钻进去。韩信看着都觉得冷,李白却动也不动。他好像永远不也不会弯下腰去,不论是为了躲避风雪,或是什么别的东西。孙尚香说过这是傲气,韩信觉得这是死要面子。

韩信是个特别能忍的人。早年间摸爬滚打坑蒙拐骗什么都做过。他不很在意面子,因为他既没有在意面子的资本,也没有面子。

韩信缩着脖子看了李白好久,最后忍不住蹭到他身边,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扯了一大段给他围上。

围巾让韩信的体温暖的温热。李白脊背挺得笔直不代表他真的一点儿都不冷。他舒服地眯了眯眼,道了声谢。韩信一面凑得近了点儿让围巾缠得不那么紧,一面笑呵呵的说不谢不谢。

两人静默着站了片刻,李白忽然皱了皱眉,因为他闻到了一股风油精的味道,来源于那条围巾。他慢悠悠把围巾解下来,问韩信:“围巾是扁鹊的吧?”

他早该想到韩信这人不可能给他个感动一把的机会。

track.10
韩信出门去宣传部转了一圈,回来以后就眼巴巴盯着李白看。李白给他看得毛骨悚然,终于忍不住举起酒壶在韩信眼前晃晃:“看什么呢?”

韩信不为所动,托着下巴继续盯着李白的脸:“看你。”

李白打了个寒颤:“有什么好看的?”

韩信坚持不懈:“好像还真挺好看的。”

这一切都是宣传部长貂蝉的锅。

半个时辰前,韩信轻车熟路地翻进文艺部储物处的窗口,把已经被玩坏了的王昭君的法杖轻轻放回原处。正打算再从窗口翻走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貂蝉呆在门口,保持着推开门的姿势,默默的看着他。

聊下一时间相对无话。

半晌韩信咳了两声说:“我是来……还东西的,不想打扰你,就没找你要钥匙。”

貂蝉的眼神迟疑地向王昭君的法杖那方向飘了飘,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韩信也不好当着人的面儿再翻窗户,也就人模人样地朝门口走去。脚还没迈出门口,貂蝉忽然在身后叫住了他:“那个啥……你等等先。”

韩信脚下站住了,心生忐忑。他只希望貂蝉可别是打算替天行道,除了他这个祸害。

貂蝉说:“峡谷最近要招新,我们宣传部从广大女性的想法出发,打算在招新宣传时设置一名形象好的男性,你能不能帮个忙?”

韩信心说这还不好办,就当是赔偿这些年玩坏的东西了,当即就点了头。

貂蝉舒了口气:“那太好了,我们几个人跟李白都不熟,一直不好意思去问他,还好你愿意帮忙……”

韩信走回自个儿宿舍时头疼了一路。

李白好看。

宣传部的妹子们觉得李白好看。

宣传部的妹子们觉得李白比他韩信好看。

李白,比他韩信好看?!

以上文字在韩信脑内不断无限循环着,是以他一进门就盯着李白看。

然后他生平头一回发现……李白还真挺好看的。虽然比起他来还差那么一点点。

想通了的韩信终于不在死死盯着李白了。他从自己床上滚下来,翻身坐到李白床上像往常一样无比自然地讨酒喝。

貂蝉的审美问题哪有李白的酒重要。

待续|・ω・`)

评论(4)
热度(27)

© 六月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