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的野心,小学生文笔,幼稚园小朋友的耐性(。

韩信说他要给诗仙写情诗track.6-8

前文没看的姑娘们不要畏惧。这文本质上是个段子体,超短的。剧情接不上就看段子好了。
不多逼逼,正经更文√

(上接 韩信想起他那早死的爹对他延续香火开枝散叶的期望,有点想谈个恋爱。)
track.6
韩信先是在同事中放眼望了一圈。

挨得比较近的几个部中,唯一的女性就是医疗部的蔡文姬。韩信没有恋童癖,也不想被狄仁杰以诱拐儿童的罪名逮捕起来。

于是剩下的选择就只有本部的孙尚香。

……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韩信才会突然意识到孙尚香是个女孩子。

其实坦白来说,孙尚香也算得上腰细腿长,平时相处感觉也还不错。他们常常配合着将主宰逼近结界,韩信便干脆利落地凌空跃击补上最后一下。然后在炮火轰炸起的铺天盖地的碎石、硝烟和火光中,这个有点流氓气的女孩子就会朝他吹声口哨,蹦蹦跳跳地跑过来。

这个时候刘备检查完了结界,正指挥着一群超级兵处理现场,有时会默默地看向他们。

韩信并不太考虑喜欢,他只是单纯觉得合适。他想他大概是要跟孙尚香在一起的——

——如果没有什么变故的话。

track.7
变故是个叫李白的人,是刘备不声不响地物色回来的。

韩信听到“李白”这俩字恍然觉得耳熟,接着就看见个白衣长剑的小哥拎着个酒壶晃晃悠悠闪进了双人宿舍的门口,嘴里还乱七八糟的喊着“今朝有酒今朝醉”云云。

一股熟悉的中二气息混杂着酒气一起扑面而来。

韩信皱着眉问刘备:“就这人?”

刘备点头:“他身手很好。”

韩信倒是不担心李白的身手——他早在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就见识到了。但他也因为那一次见面的情形担心李白的脑子。

纷乱的世道里头,这中二期的少年穿着身顶干净的白衣,提着把不沾血的长剑,像个刚读完演义小说就想跳出来一剑荡平乱世的小屁孩。还是家里相当有钱的那种。

眼见的两年过去了,李白这天真的本性不见改。不然现在也不会喝成这样——在第一次来到新的工作单位的时候。

韩信指了指刘备原先的床铺,嫌弃道:“你该不会是想把他安排到这里吧?你的室友就算不是我,也绝对不会是孙尚香。”

刘备不答话,摸了摸鼻尖转身就走,出门的时候帽沿磕到了门框,小黄叽跟着身子一震,落到了他的肩上。韩信眯着眼目送他。李白则在约摸着不过十平米的宿舍里斜斜转了三圈,一头栽到了刘备已经收拾好了的床位上。韩信就叹了口气,把李白的靴子扯下来随便往地上一扔,再把人用被子像花卷似的一裹,接着忍不住怀念起刘备来。

以前他喝醉了耍完酒疯后刘备也会做这些事,当然刘备比他要体贴多了。

韩信看着李白在枕头上蹭来蹭去,又叹了口气,愈发觉得此人不顺眼。

他那时想着,伴随着李白而来的一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track.8
第一个大麻烦是关于孙尚香的。

具体来说,是因为李白太帅引起了孙尚香的注意。

韩信一整天都在忍受李白满峡谷乱窜,且边窜边尬诗。什么“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什么“大河之剑天上来——”

韩信一手捂着耳朵一手狠狠拍着控制结界的按钮,结界封闭的声音总算暂时盖过了李白。踹主宰的活让给李白了。就因为刘备提议让新人锻炼一下,也算是熟悉工作。他瞪了不远处的刘备一眼,听着孙尚香为李白鼓的掌发起愁来。他不知道对于孙尚香来说鼓掌和口哨哪一个意味更深。

刘备看着孙尚香发呆,孙尚香冲着李白鼓掌。韩信瞪着刘备。李白谁也没看,慢慢把剑归鞘,似乎是对眼下这风云诡谲的局面浑然不知。

之后的事实证明,这几个人实际上都是在白费心思……除了刘备。

后来在刘备和孙尚香成亲的婚宴上,韩信拉着李白悄悄咪咪绕到刘备背后,猛一拍他肩膀。刘备和帽子上的小黄叽都吓了一跳,他转过身来招呼两人。韩信感慨说:“深藏不露啊你。快老实交代,你当年是不是为了不让我追到孙尚香故意把李白找来的。”

刘备瞥了眼两人旁若无人牵在一起的手就笑:“你怎么不问李白是不是为了让你追到故意才被我找到的?”话一说完就被喊着“主公主公”的赵云拉走了,据说是孙夫人让他来找的。韩信和李白站在原地默默地看。韩信转头去问李白:“你是故意教刘备找到的吗?”

李白为了衬景难得没穿白衣。他一身大红衣裳,虽说是站在人群中,也像是独立在个仙境里,谪仙也似的。他撇了撇嘴道:“且不论我压根想不到有今天,就算是想到了,我那时铁定是要躲刘备躲得远远的。”

话说的信誓旦旦,可手还是毫无原则地牵在一起,谁也没放。

远远的司仪喊着“入洞房”,人群爆发出一阵起哄声。韩信看着李白,嘿嘿地笑。李白向他翻了个白眼,丢开他的手转身就走。

韩信小跑着跟在他身边道:“你脸红了?”

李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衣服反光。”

评论(6)
热度(30)

© 六月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