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的野心,小学生文笔,幼稚园小朋友的耐性(。

韩信说他要给诗仙写情诗

track.3—5
微量药鱼,备香,邦良。这几对就一句话的事,不占tag了。
以后大概就是日更的节奏。
不多逼逼,正经更文√

track.3(现)
扁鹊推门进来的时候,韩信整个人已溜进了门后。他也知道这个藏法很蠢,不过就现状来说,他藏不藏都没差。

扁鹊倒是没看见韩信,他俯下身去仔细看着李白的面色,顺手替李白盖好了那截韩信在意了很久的被子,接着似乎是很随意的抬起头,向门口问道:“韩信,找到了吗?”

这一声好似晴空里炸响个惊雷。韩信一只脚几乎就要从门后迈出来了,随即听见一个温和的声音答道:“还没找到。”那人进得门来,却是庄周懒懒半阖这眸。说到“没找到”时,一双将睡未睡的水蓝色眸子抬起来,向着门后韩信的所在处投去一瞥。

韩信才明白过来扁鹊那一句并不是对他说的,而是问庄周,他韩信这个人被找到了没有。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又被庄周这一瞥搞得紧张无比。可再看庄周时,又是平日里那幅货真价实的消极怠工模样。

庄周偏着脑袋,眼睛也看不出是睁是闭——反正总归是看着李白的方向——温声道:“他怎么样了?”

韩信本来在纠结要不要冲出去问庄周到底有没有发现他,听见这一句,注意力登时转移到扁鹊的回话上了。

扁鹊深沉地叹了口气,韩信听得心跟着一颤。

扁鹊开口道:“这一次的伤虽说没什么事……”

韩信气也不喘,提心吊胆的等着他那句但是。

扁鹊慢缓缓道:“但他三魂里先前失了一魂。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大碍,至多是在情绪这方面反应的慢一些。”

韩信松了口气的同时恍然大悟。

难怪在他第二次见到李白的时候,死活撩不动这人。

track.4
韩信在张良家蹭饭到第五个月,终于良心发现,帮张良把浪迹花丛不早朝的刘邦抓回了家。

当他简单粗暴地把那只紫色仓鼠球踹进张良家门时,有个扎着双马尾的妹子恰巧路过。她扛着个半人高的弩炮,面带赞扬之色的欣赏着他的动作。其眼神让韩信觉得,在这妹子眼中,他踹进门的不是刘邦,而是野区里的一只野猪或是其他类似的东西。

事实与韩信的感觉也差不了许多。

妹子向韩信吹了声口哨说:“那边一头红毛的家伙,有兴趣与野怪们亲近一下么?”

末了补上一句:“有工资的,包吃包住。”

韩信听到最后一句话,登时收拾了自己并不存在的家当,向张良道了个别就跟着妹子跑了。临行前还不忘顺走张良的魔法书。

track.5
妹子叫孙尚香,爹妈和亲哥都没来王者峡谷,只有个肤白貌美贤惠持家的义兄周瑜。

是以孙尚香养成了这种写作活泼读作要命的大小姐脾气。

孙尚香口中的“与野怪们亲近一下”也是个要命的高危职业。具体操作就是把王者峡谷中时不时发情暴走的野怪踹回它们该呆的结界中去。而且虽说包吃包住,却没有五险一金。

韩信和孙尚香隶属于“王者峡谷紧急突发事件处理及秩序维持部”,俗称“后勤部”。

同属于后勤部的还有一个叫刘备的人,帽沿上总是趴着一只鸡仔,每次有行动时他会把鸡仔从帽子上拿下来顶在头上,再戴上帽子把鸡仔遮起来,然后才提起枪炮加入韩信他们踹野怪的队伍中。

后勤部里除了韩信、孙尚香和刘备,就只剩下一群超级兵了。生活平淡的要命,除了左邻装备部鲁班七号丢丢炸弹,右舍医疗部扁鹊放放毒气,峡谷里五百头主宰吐吐火球……之外,可以说是一点紧张刺激的事都没有。

韩信就在这平平无奇的后勤部带了一年半。在此期间,他多次因优异的表现被评选为优秀职员……也同时因为多次损伤“野怪”这一公物而被扣工资。放假期间,他也会偷偷鲲放松心情,或是偷偷给刘备的小黄叽投喂扁鹊新制造的试剂。

然后他的少年时代就这么消磨了大半。他想起他那早死的爹对他延续香火开枝散叶的期望,有点想谈个恋爱。

待续|・ω・`)

这算是个过度片段。这时候信哥还是笔直的,因为他还没有第二次遇到白哥|ω・)

评论(3)
热度(39)

© 六月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