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的野心,小学生文笔,幼稚园小朋友的耐性(。

韩信说他要给诗仙写情诗track.1—2

放飞自我之作,跟平时的文风差异还是蛮大的。
目测3w字左右,大纲已经撸好了,应该是不会卡文的。
正文清水,最多r15不能再多了。番外可以搞事。
前期小甜饼段子为主。
微量酒鱼,备香。
就这些了,正经更文√

track.1(现)
外头人尽传言说,韩信是那个年少有为啊,十八九岁就一人挑翻了三百头主宰,据说他还有单挑五百头主宰的伟大理想。

韩信心说我不是我没有啊。

他既没有一人挑翻过三百头主宰,也不想单挑五百头主宰。实际上,他现在只不过是想替李白掖一掖被子。

可他就是不能,他不能在这里留下一点痕迹,他只能看着李白。

原本他连看着都不应该,因此他很是珍惜这看的机会。

阳光呼啦啦的从窗口跳进扁鹊的药房里,一股脑拥到李白身上,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发着光。他紧闭着双眼安安静静的躺在塌上,面色有些苍白,却不是纸一般的白。韩信觉得那更像李白盏中的月白,漂浮的、动荡的、易碎的一个月光凝成的幻象。

李白不是幻象,至少现在不是。韩信想着以后肯定也不是。李白的眼角眉梢尽是阳光,浅栗色的发驯顺的贴着脸颊。韩信看着,忍不住想起了它们不这么乖巧、还在飞扬雀跃的时候。记忆里那个满身张扬着少年意气的人影就这么在眼前明晰了起来,他白衣长剑,浅栗色的长发叫风吹得纷纷扬起,人便从茂盛的叶间朝着韩信飞掠而来。

那是他们初见的时候。本来是挺美好的一个画面,奈何李白一边飞掠,口中一边喊着的是:“那红毛小贼,青天白日里哄骗姑娘算得甚么本事!且接我李太白这一式!”

track.2
那时韩信身无分文,靠偷摸这等不入流的手段度日。有天他从张良家里摸出把伞来,据说是甚么许仙和白蛇共撑过的伞,只要有情人共撑此伞,便可生生世世结缘。韩信对此半信半疑,顺口把这个说法告诉了某家千金。那千金听他讲完许仙和白蛇的故事后哭得稀里哗啦,当即对生生世世结缘的说法深信不疑,还羞涩的问韩信……这把伞卖不卖。韩信说,卖。

结果第二天韩信带着伞跑了,因为他突然发现这把伞对于那些个深闺小姐来说,吸引力还挺大的。他不如干脆哄个有钱人家的姑娘跟他共撑此伞算了,这样一来,金钱和女人……不,是事业和爱情,他韩信就一下子都有了。

可叹姑娘马上就要接伞时,偏生杀出个李太白。

那是李白还处在中二期,一身任侠气概,以除暴安良锄强扶弱为己任。有天正卧在树上喝酒,忽然听得树下有个油腔滑调的小子正要哄一个女孩子与他生生世世结缘。他听那小子的语调觉得此人不像好人,便从树叶间向下瞥了一眼,看见韩信那晃眼的红马尾,恍然想起庄周前辈跟他提起过有个红毛的家伙总是偷他的鲲,于是更加确定韩信不是什么好人。

李白把喝到一半的酒往树枝上一挂,就提着剑一边吆喝着“红毛小贼”一边飞身扑向树下。韩信见势不好,把刚撑开的伞往惊呆了的姑娘手里一丢,吼了句“守护好我们的爱情!”就转身格挡李白的剑去了。拆招几下之后,韩信觉得李白的剑法稀松平常得很。他瞅准了李白左肩一个破绽,长枪便袭了过去,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李白十二万分潇洒地一拧身从他身侧绕了过去,流星一般直追向他那把心尖尖上的情缘伞。

韩信那一枪原本把握极大,故而力道用的很老,一时也无法收住,只得跟李白错身而过。那一瞬间李白还朝他挑眉笑了笑,嘴里甚至叼着根碍眼的草。

韩信心道,真好看……但是妈呀我的伞!他收住力道反过身去,正看见姑娘惊嗔了一声,吧唧就把伞丢了。

丢了?!

韩信眼瞧着李白剑鞘向前一递,伞柄就立在了剑鞘上。正要伸手去接伞时,韩信已冲到近前,一面叫着“我的事业和爱情啊!”一面去夺伞。于是韩信就把伞柄,和握在伞柄上的李白的手,一起一把抓住了。

天地间霎时一片寂静。

一红一白俩人影在树底下共撑着一把伞,树梢头在风里慢悠悠地摇。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个屁。

李白飞快的把手从韩信的双手中抽出来,琢磨着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缓解一下气氛,毕竟事情演变成这样也是他的锅。他刚清了清嗓子,就听见韩信缓缓地说:“不知道太白兄刚才在树上有没有听到,这把伞只要两人共执,就会生生世世结缘啊。”

李白呆了一呆,道:“所以说,你……相信?”

韩信眼神瞄着李白价格不菲的衣饰和那柄看着就值钱的长剑,极其诚恳地脱口道:“我信啊!”

可惜在韩信进一步展开忽悠之前,李白已经一脸“你制杖吗”的表情飞身上树,拎着他那半坛酒头也不回地飞掠走了。白色的衣袂雪花似的翩跹一闪。

韩信立在原地朝李白消失的方向比了半天尔康手。隔了好一会,他才慢慢放下手转过身去,看着站在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的姑娘。

姑娘走过来拍了拍韩信的肩膀,细声细气地安慰道:“他人走了也没事啊,你们已经撑过伞了,以后肯定会结缘的。”

韩信没做声。

求求你别提这个设定了好吗?

“要是喜欢的话,就赶紧去追呀。”

韩信捂了捂心口。

妈呀这刀补的。

他当然不会去追那个跑没了影的李太白,他只是默默地拎着那把伞,打算到张良家里蹭上一年的吃喝。

在第二次见到李白之前,少年时期的韩信总是会想起李白这个人来,接着在心里痛惜自己失去的那捞一大笔钱的机会。

待续|・ω・`)

评论(7)
热度(53)

© 六月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