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息

史诗的野心,小学生文笔,幼稚园小朋友的耐性(。

那个……其实我是不吃信白的。
我写信白一开始是给一个朋友写的……
所以我以后不会产太多信白粮。
当然,旧坑是会填的。韩信说他要给诗仙写情诗 那一篇已经在赶了。除了那一篇之外,还有一个长篇 李白说他最喜欢的酒是马猴烧酒。这篇是特使和范海辛皮,走的傻白甜段子流,剧情比 信说要写诗(简写一下hhh)还少。然后就是一些零散的短打啦。

由于我实际上是杂食党,所以信白以后仍旧会写。但我可能会发一些白狄 邦信(我主吃邦信其实)信云 白亮之类,如果不喜欢请及时取关我啦。

行了,没什么可逼逼的啦。

我就……做一个快乐的沙雕文手。

祝愉快。

药向狄芳 普通disco

一个脑洞:虽然元芳在人类世界流落街头各种惨兮兮,但说不定在魔种界十分有钱……?

月悬中天,夜深露重。

李·魔种界的王思聪·元芳正露宿长安街头,在刮扫着街道的秋风里头瑟瑟发抖。

在流落人类世界之前,他哪里有过这样窘迫的境地。

原本的他每天从五万多平米的床上醒来,面对两百多名漂亮的女仆,家里的钞票连起来可以绕荣耀大陆三圈,然而他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他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现在他只想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历练。

“不行。你作为我们李家的后人,可是要拯救荣耀大陆的。”

“父亲!”

“芳儿,出生在李家,就已经是天选之子,这是我们的宿命啊。”

“可……”

“不要再说了。你现在还太年轻,等你成熟一点,就会接替我的使命了。在此之前,我会派人指导你,不会任由你走上歪路。”

于是李元芳身边就多了四个保镖。四兄贵如山的身形,成为了李元芳追逐梦想道路上看似不可逾越的阻隔。

但他毕竟是李元芳,是命中注定的天选之子。他一出手,便用钱砸晕了保镖,逃到了人类世界。

在这普通的一天,他,李元芳,终于成为了一个普通人。

他从未想到过,他竟能在有生之年穿着普通的鞋,普通地走在这普通的街。

……其实他也不是很普通,因为没有几个人会普通到身无分文。但在有钱人的观念中,普通人就是身无分文的。

等到入夜宵禁,城中乍一冷清,那点贪图新鲜热闹的心情过去了,李元芳终于觉出了饿和冷来。他没有旁的地方可去,便寻了个能遮点风的桥洞,钻进去就往地面上一瘫。四下黑漆,他甫一躺下,魔种敏锐的听觉便捕捉到了一丝异样的轻微风声,同时他感觉出一道目光盯上了他。

桥洞里狭促低矮,若那人出手袭击,他腾挪不开。定定心神,他低身一翻,立时从桥洞滚了出来。四顾探寻着那人所在,一抬头正看见个人影站在桥上。

——一天明月皓皎如霜,那人正逆着月轮长身直立,垂着眼看他。

这普通的人,正普通地瞧。 与这人视线相接时,李元芳觉得自己好似望进了一片海里。他普通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的跳。

那人向他伸来了一只普通的手。

“大唐治安官。”狄仁杰普通地说,“你犯了宵禁,跟我走一趟。”

没了。
考试三分钟在草稿纸上激情摸鱼产物。 沙雕脑洞。
每天从五万多平的床上醒来出自《万万没想到》台词。带点反讽,手动滑稽,请不要误伤友军喷我无脑苏谢谢。

狄芳的话,我还有一个正正经经的正剧长篇要写。但我流李元芳绝不是个只会嘤嘤嘤的小孩叽。照顾弟妹、想要守护长安城的李元芳,也绝不可能是个单纯的小孩叽。

就……就bb这些。谢谢您看到这儿。

强暴,囚禁,是我一直反感的梗,因为我知道现在的读者都太年轻了包括我自己也还未成年,我觉得这些东西会给年轻的读者造成一种错误的观念,“你看施暴的人和受虐的人最后多么幸福的在一起了啊”……严重一点来讲,这可能导致犯罪,或是读者因心里倾向施暴者而包庇犯罪……例如,“这个强奸犯好可怜,他被抓了没有跟他喜欢的人在一起”。

天呐。

但是我不久前写了一篇暗少,不仅强暴还是监禁……因为受虐者是少林,少林有一个人格的特殊性……我是为了写少林而写了这些,我开始后悔了。

中国的耽美,现在随着大批言情阅读者涌入,已经开始套路化的进程了……很多年轻读者开始自动将自己带入受方进而导致了受方女性化,这与阅读非耽美向作品没什么区别……我不了解国外的耽美文化,但就截图来看,似乎国外的耽美是有探讨一些稍微严肃的问题,有对爱情结构的思考,但目前国内耽美……迅速本土化娱乐化商业化,消费太多。粗制滥造宛如“霸道总裁爱上我”一类的基数迅速膨胀……当然这种情况不仅出现在耽美文学,但其他类型的文学没有这么严重,因为其他类文学在娱乐化之前已有严肃的基础,但耽美文学太新了,一进入国内直接开始了消费化产出……

个人看法,真的是个人看法……我只是个高中生,嗯。

Mononoke:

突然好奇,现在会有很多心智不成熟的p孩看多了np霸道总裁+脆皮鸭文学+思想跟别人走,要是缺少正确的思想引导会变成什么样

驶向乌托邦的列车:

感觉截图截得不太好,大家要去看原文啊!说的很有道理。
的确,大部分时候我们都是把自己摆在了弱者的位置上,并且借此获得快感。这大概就是耽美的本质的很大一部分。因为我们在享受被权利所压迫吗?有可能。但是这也就像很多人为什么喜欢读感人的故事一样。回想一下感人的语文阅读题里的主角,也是各种被压迫,没钱买东西,家庭不和睦,被人嘲笑。最后通过自己卑微的方式,获得了权利者的帮助,或者认可,或者实现了价值,帮到了权利者。正常人都会为之感动,并喜欢这个故事。大家喜欢很明显的不是卑微的方式,或者被压迫的体验。大家喜欢的应该是这其中美好的东西吧,美好坚定的希望,被权利者善意对待的结局。现实中没有的,只能在文学中获得安慰。用同理来想一想耽美,我们喜欢的大概也不是被权利压迫吧。也许是羡慕,羡慕这种压迫中带着的爱,让我们想到现实中自己受到的压迫,莫名其妙的,无力改变的,冰冷的压迫,看到了这份虚构的爱,就感到了安慰。所以喜欢。当然这个分析只是针对权利以及被压迫这一方面,大家喜欢耽美的原因应该是由很多不同方面组成的。
以上各人观点,纯属瞎掰

云梓留:

我有些………如雷贯耳。

DD入口赫勒拿:

转载请自便。

节选自戴锦华《后革命的幽灵种种》。

我觉得这部分很值得反思。

当我们在谈耽美的时候,当我们在谈“攻受”的时候,当我们在定义“虐”的时候,当我们在谈“渣贱”的时候——

我们到底在谈什么?

全文:https://mp.weixin.qq.com/s/-z1xArgoA6kSbeUX7ny3Ug


欺诈组 夏日男子宿舍日常

冬日男子宿舍日常后续……?也许会凑个四季出来。
小段子,超短。

社工-克利切·皮尔森
神棍-罗伊(名字太长记不住×)

“克利切,我好热诶。”

“到床上去。”

“啊?”

“你盖上棉被,捂上十分钟再掀开,就会觉得特别凉快。”

“你脑子有毛病吧?”

“我脑子里有你。”

“那你心里没我咯。”

“我心里全是你。”

“行了别皮了,我真的热。我现在晚上都热到睡不着觉的。”

“那我把你日晕过去?”

“……闭嘴吧你。我胃都让你气的疼起来了。”

“没关系,我晚上进去安慰它一下。”

“……甘霖娘!”

罗伊把皮尔森揍了一顿然后觉得更热了。

-Fin
就摸一个沙雕段子。啊果然写这种无脑流段子最轻松了……正剧风码得我头疼。
似乎大家都习惯称神棍为瑟维……?我看得欺诈组同人不多,不太清楚。
我觉得罗伊好听×
依旧不知道该怎样打tag_(:з」∠)_

意识流,不算车吧。主要是想摸这样的人设。暗香攻身受心,病气,小奶狗。他喜欢的少林是普度众生的少林,但他又想独占少林这份大爱,所以囚禁了他。暗香爱的那个平等爱万物的少林和他希望的偏爱他的少林不可能同时实现。

就是这么个小辣鸡设定。

后续会填的,结局be估计是定了的。至于什么时候填嘛……嘻嘻|・ω・`)

生平头一回试着开车。凑合看吧。

表达能力太差了,我文里写不出我脑洞想的东西,只能靠补充,可惜连补充都说不明白自己要表达什么。

有个太太说觉得我这文讲的是怨憎会爱别离和求不得。姑且就这样吧。

写文真的痛苦,因为我的文笔和表达跟不上我的审美……脑子里自己觉得那么棒的东西写出来挫得像小学生作文。每一次落笔都是对热情的消磨。我写东西无非是想把脑子里的废料讲出来,找几个能从句子里读出我这个人的同好。可惜我自己审美又比较清奇,也不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所以写出来连产粮都算不上。
太太们的文字骨相皮相都好。我他妈可能天生就是不会写文。

假如你拥有一只身高10cm的杰克?

对,这玩意儿就是题目了。
每天都在瞎几把起题目的我。
正文走起。
冒险家-库特·弗兰克

0.
你眼睁睁看着杰克迅速变成了一堆衣服。

然后,衣服中间小小的鼓起开始努力移动了起来。等它移动到衣服边缘,袖珍版的杰克探出了头来。你好心地帮他把现在对他来说过重的衣服掀开。

……然后迅速盖了回去。

因为变小的只有杰克,不包括他的衣服。

于是你赶忙把那堆衣服和埋在衣服里的杰克抱回了寓所。

现在当务之急是给杰克找件适身的衣服。你翻了半天,最后从洋娃娃身上扒下来一套公主裙。你兴冲冲地把裙子展示给杰克看,他明显是靠着良好的教养才忍着没朝你伸爪子。

对,他的爪子也跟着缩小了,这让他仍具有一定的攻击性。这一事实迫使你放弃了让杰克女装的想法,而是给他披上了纸巾。

当然,是香fufu的那种。

01.
你好说歹说才勉强让杰克同意了用茶杯泡澡,前提是你在为他添水时要闭着眼。

你老老实实地闭上眼,脑子却很不老实。

啊我现在算不算是在泡杰克先生,虽然是字面意义上的……

人在丧失视觉时,其他感官往往会灵敏得多。你就忍不住留意起了细微的水声和若有若无的玫瑰花香。

要不……看一眼?就一眼……

你一面感叹自己越来越像个变态了,一面没出息的悄悄咪咪把眼睁开了一线。

一小股水流精准地落进了你眼里。

“下次可就未必只是水了。”在你捂着眼睛喊疼的时候,杰克悠哉披上纸巾,并不凶但极具威慑力地警告。

02.
你背对着杰克坐了好长时间。杰克大概以为你生气了——虽然就事件起始而言,错根本不在他,但本着绅士的原则,他还是开口问道:“还在疼么?” 问这话的同时,他从背后绕到了你正面,并看清了你背对着他到底在做什么。

你正在把他的爪子——当牙签用,叉起切成小块的水果往嘴里送,吃的正欢实。

感受到了杰克的气场,你手中的动作一顿。

“我我我找不到叉子了然后您的爪子……啊不是,您的武器正好在旁边,我就……顺手……”你越解释越心虚,声音跟着慢慢小了下去,“我抽空给您……不,我现在就给您把果汁清理掉!”

“我……有这么吓人?”半响,杰克开口。你偷瞥着他没那么生气,倒更像忍着笑。因高度的原因,他无意识地仰头看着你看上去一点也不可怕。

杰克先生很可爱喔。你暗搓搓想着,可没胆说。

03.
“求求您了!您英语应该很好是不是!”你带着哭腔问杰克。

杰克开始好奇“英语期末考”到底是什么,就算你被绑上狂欢之椅时也没流露出这么强烈的恐惧和求生欲。

“所以你要我进到这个叫做眼镜盒的东西里,等你期末考时给你递答案?”杰克戳了戳身边的眼镜盒。在他眼里,这玩意儿跟棺材没什么区别,虽然他也不是没睡过棺材。

“拜托了。”你双手合十,深鞠躬。

看在你给他做了套小号礼服的份上,杰克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你。

但你还是挂科了。

事情坏在了听力上。

放完听力后你把眼镜盒打开了一条缝,让杰克把答案递出来。

万万没想到杰克就写了四个字。汉字。

“呵,美国佬。”

面对你绝望地质问,他既不承认他听不惯美式口音,也不承认他或许想到了裘克那张丑得要命的面具。,并一整场考试下来没理你,即使你拼命保证后面的题目不会再出现类似问题。

你难过地在试卷背面写下了“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而后收获了一个挂科通知和中年男性英语教授的特别问候。

05.
当你回到家打开眼镜盒时,脸色凄婉堪比死了爹娘。但你随即看清了眼镜盒中的景象。

杰克抱着一朵纯白的折纸玫瑰伸向你,纸玫瑰几乎有他人的一半那么高。这大概是他用你塞给他让他传答案的纸折成的——本来可以更精致些,但学校稿纸的韧度限制了杰克的发挥。他微微咳了一声,郑重地说:“抱歉。”

这算是……赔礼?

假的纸玫瑰,从他身上染了真正的玫瑰香气。

“我不该答应下帮你作弊的,这样你还会在考前认真学吧。”杰克一本正经地讲。

不好意思,不管答应不答应,学习是不可能的。你暗暗腹诽。

当然,花还是要收的。

05.杰克的变小历程终止于七天之后。你意犹未尽,但当然不能告诉杰克。

还有件让你很苦恼的事,同样不能告诉杰克。

你骗他答应下帮你作弊的那件小号礼服与原版极为相似。之所以相似度这么高,是因为——那料子是从原本的礼服上裁下来的。杰克问起那件礼服时,你只能以找不到为借口搪塞过去。

恢复原体型后的杰克再次拒绝了你提供的女装,选择了暂时披着浴巾。

好在正常体型的杰克是能买到衣服的。虽然杰克对你这个穷鬼买来的便宜T恤并不满意。

你们就这样定下了回庄园取杰克其他礼服的计划。正巧你也要找一趟还在庄园的库特。

杰克要你在原地等他,自己则进了监管者的主屋。你站了没一会儿,就溜去找了库特。

“非常感谢您借给我的《格列佛游记》,弗兰克先生。这对我很有帮助。经过实验,这本书对监管者也是同样有效的。”你对他露出了“计划通”的表情,“啊,我该回去等杰克先生了……祝您大获全胜。”

社工×神棍 冬日男子宿舍的日常

一个小段子,超短。有那么一丢丢车啦。
社工(“慈善家”)-克利切.皮尔森
神棍(魔术师)-罗伊(名字好长记不住×)

正文走起,希望lofter别屏蔽我……

“乖一点,让我进去,”克利切用近乎诱哄的口吻说,“你也不想受伤对吧,罗伊?”

“不……求你……”罗伊的手攥着被单,无力地试图抗拒克利切的动作,“放过我吧……”

“我会慢一点,温柔一点,我保证。放轻松,这只会在开始的时候有点难熬……”

“不行……出去!”罗伊的声音染上了哭腔,然而他的抵抗对于克利切来说毫无作用。

“我进来了。”克利切满足的喟叹,“你这里面真暖和。”

“甘霖娘!老子刚暖热的被窝啊!!”罗伊哭出了声,“你刚进寝室,自己身上多冷没逼数吗?!非要来挤我的被窝???”

克利切嘻嘻一笑并表示老子爱你老子就要挤你的被窝×

沙雕段子,请别打我谢谢|・ω・`)
打tag真难……所以说这对改叫什么啊!

杰医 无少女心的产物

就……一个沙雕小脑洞。超短。
不多逼逼,脑洞走起。
(我甚至懒得想题目。

乌鸦振翅声。开了一半的机械发出尖锐的高频振鸣。这表明那觉察了他来临的女孩还没逃远。

脚印延伸向老旧的红漆柜子。

那么,是这里了。

杰克哼起曲子,轻轻敲了敲柜子的门,女孩的呼吸便欲盖弥彰的骤然放缓。这让监管者完成了他对猎物的最后定位。

意料之外的,在杰克还未来得及在面具下露出笑容时,艾米莉黛尔小姐在他面前打开了柜门。

“杰克先生?”她眨着眼,仍是一副小心翼翼的小鹿模样,然而打开柜门这一举动本身就极富勇气。如果不是凭着这双眼睛——它们令杰克想起玫瑰花瓣上清新的露珠——他几乎怀疑这副躯壳下换了个倚仗偏爱而胆大妄为的全新灵魂。

按照庄园的规定,监管者并不能在求生者开关柜门时发动攻击。于是杰克只得看着艾米莉在他面前不断开关柜门,并趁此和平间隙与他搭话。

“唔……先生?”艾米莉试着唤回杰克的注意力,后者明显因艾米莉的反常大为疑惑,以致在面对女孩的询问时走了神。“杰克先生,请问您……嘱托其他监管者特别照顾我了么?”

杰克漫不经心地眨了眨眼,看上去暂时没有因捕获不到猎物而恼怒。他轻轻哼着夜曲,饶有兴趣地注视着艾米莉重复着开关柜门的动作。艾米莉在他无言的注视下几乎感到丢脸——她的动作似乎有些滑稽,而且她无法停下来,除非她愿意承受被送回庄园的后果。但她仍尽了努力,艰难的小声对自己的话进行补充:“上一次厂长先生一整场没有接近我。”

哦,他的确。杰克想。他确实与里奥做了一个交换。他放过艾玛,而里奥放过艾米莉。但这绝不是什么嘱托,更不是出于小医生所想像的——同僚情谊——人类似乎是这么说这个词的。但是这点偏差其实不那么重要。杰克看着面前人类的动作因体力不支而很可怜地慢了下去,心中这么想着。至于唯一重要的……

杰克在艾米莉动作的间隙将她从柜子中揽了出来。他站在小医生的背后,手臂绕至她胸前,艺术家的手指叩击着胸腔中剧烈跃动的心跳。

“我可不希望它会为了别人跳得这么快。”

没了(。
没有少女心还想写小甜饼。
为难。
谢谢您看到这儿。

那些说楚留香渣的少侠们。

说吧,你们有几个不是方思明邱居新蔡居诚萧疏寒风无涯原随云南无生胡铁花都刷过好感的?

古代一夫多妻制,张洁洁还是楚留香一生唯一的妻子嘞。

我喜欢你所以你就必须喜欢我,这是什么鬼的逻辑。

楚留香对苏蓉蓉又没有过承诺,难道不是爱喜欢谁喜欢谁吗。

话说回来。

为什么跟楚留香关系密切的女孩子。

名字都是ABB形式×


安啦就是想槽一下古龙大大起女孩子的名字不走心的行为……什么朱七七白飞飞张洁洁苏蓉蓉……而且古龙小说里女孩子要么是幕后boss要么命途多舛……

我不了解,请问有没有了解的朋友告诉我一下古龙是不是被女孩子伤过×